您的位置:

首页> 淫妻交换> 休旅车上的情慾

休旅车上的情慾 - 休旅车上的情慾

当孩子们还很小的时候,他们常常全家以休旅车来露营渡假,自从三个子女全部进入大学后,迪夫和玛姬夫妇俩常把握机会到世界各地看看。西班牙,马德里,义大利,法兰西和和更远的地方-加利福尼亚和佛罗里达。

  现在,三个小孩中作为长子的汤姆,就要从大学毕业了,难得有机会和全家一起过一次以休旅车来露营的假期。大型的休旅车已租好在佛罗里达海岸边等着迪夫和玛姬夫妇和子女分享,汤姆和弟弟彼得,将合用一座帐篷,女儿露西将睡在另一个帐蓬里。

  在最后时刻露西无法从西北部赶在父母旅行计画过程回来,迪夫和彼得只得开车到西北部去接她,玛姬和汤姆先出发去佛罗里达海岸边营地,在那里他们先预备好找营地竖立帐蓬,準备他们第二天到达。

  汤姆和母亲玛姬到达营地时,玛姬忙着整理休旅行车的杂务,傍晚玛姬在车内的厨房煮碗豆烤麵包,汤姆正设法支起帐篷,这是他和弟弟彼得将在这里度过的几个夜晚。
「今晚我睡在外面的帐蓬,妈!妳就睡在休旅车里,给你一些隐私,」汤姆说道。
「你不必这幺做,」玛姬回答:「这里的空间很大,就睡在这里直等到你爸爸明天到达再回帐蓬。」

「不,我可以应付,还是让妳放鬆,我会先将睡袋保暖﹗」
晚餐后他们在宿营地的周遭散步,回到营地,汤姆开始处理他的帐蓬内的事务,晚上睡前汤姆在母亲面颊上亲了一下道声晚安后,他们两各自迅速入睡并且都酣睡,直到在早晨大约3点半汤姆被尿急而醒来。他揉搓着眼睛自言自语地咒骂要离开温暖的睡袋。走出帐篷外,他意识到他在黑暗中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营地的洗手间在那里。
  
  担心惊醒母亲,他在帐篷里的小袋子摸索母亲睡前交给他的休旅车车门的备份钥匙,儘可能不发出噪音,离开他的帐篷前,把帐蓬的拉鍊拉上,帐篷拉链穿过营地在夜里发出多幺响亮的声音啊。小心地打开休旅车的门。

  在旅行车盥洗室里面,他解决了膀胱的肿胀沖洗了化学洗手间的水。幸好,他的动作除了沖水声,几乎寂静无声,打开休旅车的门,正要进入寒意夜晚空气,大踏步前往帐蓬时,他的母亲叫住他。
「喂,你即然吵醒了我,你最好还是和妈睡在一起。外面都结冰了。」她说着并在的旁边扭开床头小灯。
「其实,进入睡袋里,就不会那幺冷了,」他回答,「外面的确相当寒冷。」

  她透过微亮小灯,斜着眼看着他。她举起被子并且对着他微笑。
「来吧,」她望着汤姆说:「和小时候一样-和妈睡。但是不要让你爸爸和弟弟知道,他们会计妒忌。」

  汤姆上了母亲的床上并肩仰躺,吻了妈妈的前额并且关上灯时,他们两个都咯咯地笑了起来。他们背靠背依偎,在汤姆入睡后玛姬怎幺也睡不着,许久没和丈夫做爱了,儿子正躺在身边,玛姬轻巧地坐了起来把长睡裤脱了下来放在枕头下面,身上穿的是T恤样式睡衣,和光滑柔软的丝绢内裤,她想带给汤姆一个惊喜,本想连内裤也脱了,但考虑到做母亲的尊严,放弃了这念头,几分钟之后,她把屁股顶在儿子的腹股沟凸出的肉棒间,在有所期待中,她也跟着入睡。

  一个多小时过后,当汤姆再次醒来时,他的大脑在想着他睡在哪里?和谁睡?他意识到他的母亲已经在她的睡眠过程中移动位置,把他给吵醒。
母亲仍然背朝着他;只是她的屁股正顶住他的腹股沟,醒后的晨间勃起,被母亲的屁股沟夹得紧紧。

  他惊恐地意识到他勃起的阴茎卡在母亲双腿之间,除非软下来,才能脱离,但这很困难。他想脱离,又怕母亲醒来让他必须面对窘迫,母亲一定会认为她的身体让他的阴茎勃起?他决定安静地躺着,希望入睡能将他的阴茎再次安定下来。

  并不如他想像的那幺幸运。好像回应他坚硬的肉棒子,玛姬的屁股更向后顶着他的肚子,他的龟头抖动着已经插入他母亲的柔软丝绢内裤裤管已接近母亲从内裤管露出的半片阴唇。

  虽然她穿的是T恤样式睡衣,玛姬的内裤,光滑柔软紧密地贴在她的雪白的屁股上,母亲雪白的大腿,增加了汤姆下体的不安。至少,汤姆还穿着四角内裤,虽然龟头因勃起露在裤角外也不至于碰撞到母亲的阴户。
  
  汤姆再也无法入睡了,躺在那儿用手轻轻抚摸着母亲细嫩幼滑的大腿和屁股,闭着眼睛享受,玛姬醒来了,汤姆并不知道母亲已经醒了,她猛烈地感到身后一瘦长的人抱着她腰,摸索着大腿,用阴茎抵住她的屁股沟里。

  在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那一会儿,她微笑了,大卫自己的老公,怎麽已经突然恢复他老当益壮的本领,然后,她恢复清醒时,记起了她叫儿子一起睡的那一刻,抵住她屁股沟的不是她的老公,而是儿子强壮勃起的阴茎。
  
  她稍微地抖动一下屁股,试图释放在他们之间的紧张,仍然不想让儿子知道她已醒着,但是她这幺做,更刺激了汤姆的阴茎坚硬。矛盾开始在心理挣扎,已无法可回头了,忧虑和愤怒的感觉,玛姬恨她自己令人糊涂举动,允许儿子的侵入,她的阴道变得潮湿,身体正被情慾的现实所引导。

  她感觉到她奶头变硬。她知道在肉体上,她想要儿子的硬肉棒扎在她屄口里面,滑过她敏感的阴道壁。但在现实里,她破坏了母子间的人伦关係,失望。迷惑同时干扰着她和儿子的矛盾,她感到她自己冒出一身的冷汗。
  
  再一次,玛姬向前廷直身体试图移开儿子的肉棒,但儿子的肉棍好像寄宿在她的大腿之间与她一起移动。天呀!玛姬心理想着,他确实是大得多-大-与他的父亲相比…大的男孩。她感到她的下面变得更湿更骚热,她缓慢伸手去抚摸她勃起的阴蒂头,她的手指一轻轻地触了一下,立即鬆手,她意识到一但接触到,可能马上就洩了出来。

  无能为力了,她必须让儿子知道她醒着,母子间不可能性交,想办法忘记吧。

  他感觉到母亲的身子动了一下,屁股拧扭着着脱离了他的肉棒子,玛姬转身仰卧看着汤姆,汤姆打开灯时,俩人四眼相对。她脸红红地咬着下嘴唇,像顽皮的女学生。

  天呀!,儿子真的很漂亮,她想着,本能地伸手去摸儿子的前额拨弄他的头髮。。

  顾不了后果如何,汤姆认为母亲在暗示向他示爱,低下头来去吻母亲的嘴,虽然她的本意是以做为一个母亲疼惜儿子的心情来抚爱,不是要他来亲她,她还是回应儿子的激昂热吻,拉儿子趴到她身上,汤姆立即伸手插入奶罩里去抚摸母亲的奶头。
  
  两双饥渴的嘴唇相互靠近,舌头互相跳动缠绕吸吮,手也没停着摸索着彼此的肉体,激情被引发后,紧密贴着的嘴唇不得不分开,她仓促地脱下衣服和奶罩。

  躺着抬起臀部两手拉住裤腰脱下内裤时,同时迷惑地看儿子脱下他的裤子,看着坚硬的肉棒弹跳出来。
儿子趴在她身上时,玛姬伸手去握住儿子的肉棒子,惊讶地发现虽然不怎幺长,但很粗硬。她用拇指翻动他的龟头,将上面的少许液体擦拭在龟头周围。

  俩人再度嘴对嘴吻在一起,他压在母亲上面。俩人光脱脱的皮肤贴在一起,当儿子握着肉棒在她大腿上寻找洞口时,她警觉到一件事,推开儿子,侧卧抬起头来,倒抽一口气问:「没带套套!」

  他愣住望着母亲摇头。他根本没料想到这次出游会在休旅车内,会
和自己的母亲性交。

  情慾战胜了理智,思考了一下,玛姬看来好像不再提及用套子的事
了,他们又抱在一起接吻,她把儿子拉到身上来,大腿分开后,玛姬
暗示他进入里面,玛姬只觉得阴道被撑开,被儿子的肉棒给插入,经
过片刻的轻微的进出调整,觉得在包在阴道里面的肉棒很舒适了,俩
人的耻骨已碰在一起。

他温柔而和缓地上下抽动地干着母亲,湿热的阴道紧紧包住他的坚
挺。他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信心,把爱的棒子注入比自己有经验,年龄
大他二十余岁的女人,每一次都插进最深处,给她一次次的结实碰
撞。

  她觉得她的肚子绷紧,觉察到就要高潮了。阴道里分泌出体液弄湿了儿子他整根阴茎,她大声嚷道:「噢-哇-哦要死了-噢!”叫喊的同时她洩出高潮的淫液。他触觉到她全身剧烈震动至少有半分钟,他还是持续的干着她,并没想到射出的感觉。

  持续抽插近30秒钟后,他的母亲第二次全身抖动,在又一次震荡
洩出后,她激烈热情地抱紧着他吻着这是他从来就不曾经验过的性
爱,也是她以前不曾有过的性高潮。

  她看着压在自己身上儿子的眼睛,惊慌着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让儿子
干这种只能和丈夫能做的事。

  儿子的肉棒还插在她里面,她也很愿意让儿子鼓胀在她里面。
已经到这种地步了,想着儿子即将将他的精液注入她的里面。她收缩
着她的阴道壁,夹着儿子的肉棒有节奏的配合他的抽送,有力地,阴
道和肉棒上下抽送磨擦着。

「汤姆,用力干我,」她低声在他耳朵上说。「干我,汤姆我爱你-
用力……」。

  听到他母亲呻吟着叫他的名字,他已没法忍了,他的龟头如唧筒充
满温热精液不停地灌注进入母亲里面,她以为不会停下来了。

  射完后,他双手支撑在床上,下身压在母亲身上,又热,笨重地,
流着汗水喘气。

  一会儿后,从妈身上滚落下来,相互拥抱,喘嘘嘘地,已没力气说
话了,只是偶尔轻吻脸颊或用鼻爱抚着彼此的耳朵,休息了一会儿后
她又凑上去和他接吻,汤姆用手去摸他妈妈的下面说:「妈妳下面还
很湿。」那不是她的阴液,那是他流出来的精液。但是她没有跟他
说。  

  反而问儿子:「想再干我吗?」
「想的,我一直都想。」他说。

  她赤裸裸地躺卧在床上。汤姆,看着他母亲,玛姬也看着他,她看得出来,他的目光,正移向她的胸部。

「妈!妳的乳房很漂亮。」他突然对母亲说。
「是吗?」
「我一直都想要看妳的奶头,现在我要好好地欣赏,我要看个够。」
然后,跪在母亲的身边。玛姬深情看着汤姆,看着他开始在她身上抚摸,先是在她的乳房上,慢慢的、柔柔的摩擦着,在他的掌心摩擦到她的乳头时,她觉得好兴奋、好舒服。

  他时而会俯下身子亲亲母亲的乳头,还把它含在嘴里,轻轻的用牙齿咬几下。她感到乳头在他嘴里有一种温温的、湿湿的感觉,并且让她越来越兴奋。渐渐的,玛姬闭上了眼睛,任他摆布。

  她感觉到汤姆的手在慢慢的往下滑,从上腹、小腹,到她的大腿。最后他把手停留在外阴上,他用手指拨了几下她的大阴唇,还在阴毛上亲了几下,没有亲她的外阴。

「你亲亲我吧。」汤姆以为母亲要他亲嘴,正要爬过去。玛姬拦住了,说︰「亲我下面。」汤姆看着母亲,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我没有亲过女人的这个地方。」玛姬知道汤姆嫌脏,可能还有点味道。

  可是玛姬很想让儿子亲他的下面:「我要,你亲亲我下面。」
汤姆俯下整个身子开始亲她。玛姬感觉得到他是在用嘴唇咬着她的大阴唇,好像鼻子顶到了她的阴蒂。

「用舌头舔吧。」汤姆很听话,开始用舌头舔他母亲了。
这时她真正感受到口交的感觉,那感觉她实在是无法形容。舌头摩擦着她的阴唇、舌尖顶着她的阴蒂,感觉就好像通了电一样,迅速把那快感传遍到全身。感觉整个人要飘起来了,但是又好像要跌入万丈深渊。她不停的叫着︰「好…舒服…我要……。」

  汤姆好像听懂母亲的叫声,她感觉到他舌头频率在加快。伴随着她的叫声,呼吸在加快,心跳在加速。受不了了…。突然间,那魔一样的感觉消失了,汤姆正在慢慢的爬到她身上,用他整个身体把她压在下面。汤姆用双手夹住她的头,对着她说︰「是不是很舒服?我的舌头都疼了。」

她「嗯」了一声,汤姆把头低下来和她接吻。过了一会儿他对母亲说︰「我想插进去。」
「嗯」她还是嗯了一下。

  这一次汤姆毫不费力的就插入母亲的里面。他一边亲她一边在抽动着屁股,她能感觉到他的阴茎在阴道里不停的一进一出。现在的感觉跟刚才是完全不一样,这时的快感是很实在的、很饱满的,他的每一次抽插都是这种快感的叠加,他动得越快,快感叠加的也越快。

  很快玛姬就达到高潮。这一次,他没有前面那次射得快,依然在不停的在母亲身上抽插着。他把头埋进了母亲的脖子里,两只手插到她的屁股下面,托着母亲的屁股,让玛姬的下身紧紧地贴住他。

  玛姬的脖子感觉到他在出汗了,气也急了。他插她的力度在增加,速度在加快,她努力的去迎合他。不多时,汤姆抬起了头,发出了两声带着很长尾巴的「噢…」”以后,重重的倒在母亲的身上,他的母亲感觉到他的阴茎在阴道里鼓了几下。他又射精了。虽然。没有得到第二次高潮,但是,玛姬也很满足。

  汤姆压在母亲的身上喘着粗气,她问他怎幺样,汤姆说太舒服了。这次,她觉得他压在身上特别重,推了汤姆几下,汤姆动也不动。

「汤姆下去好吗,妈快要被你压扁了。”汤姆扭动了一下身子就滚到母亲的边上。然后就直挺挺躺在床上。玛姬到卫生间去擦洗流在大腿上的精液,等她回来时他已经睡着了。她坐在床沿上看着儿子,样子看上去很幸福、很满足。

  第二天清晨他们醒来时,母子各自匆忙地淋浴穿戴整齐,不确定她老公,小儿子和女儿何时会到。玛姬也没和儿子说话,默默地将弄汙的床单换了下来。

  汤姆一早就溜出去散步回来时闻到炒蛋的香味,燻猪肉麵包加咖啡。他进入休旅车内,他的母亲正在预备着早餐,汤姆从背后用双臂围绕着母亲的腰部。这对他来讲是很自然的事情。。

「好可口的早餐呀」汤姆在他母亲的脖颈上轻吻了一下。
她回过头来对着他的嘴唇回吻,彼此的舌头交缠消磨没几秒,玛姬赶紧回头到厨枱注意她尚在煎锅里的蛋。

「我们回到家时,」她停了一会后,「只有我们俩–他们都不在时,就像昨晚。如果你还要的话,我愿意和你上床。」玛姬不让他有回答的机会,继续说。

「我们这幺做是不对的,」她看着儿子说:「但我觉得很浪漫刺激。这事不能让其他的人知道。你绝对要答应我。不说出去。宝贝你如果真的想要的话,妈愿意配合你。」

「如果我真的想要?....」汤姆以笑表示,「妈,妳知道我真的很想。」
「那幺–你可要永远保守我们俩的祕密?」
「那当然了」汤姆在母亲的屁股揑了一下。
「好了。到餐桌上去吃你的早餐吧。」
   
  当天全家渡过一天美好的假日,玛姬的老公大卫也觉得非常满足全家又能够在一起—大家都相处很好。看到太太跟大儿子那幺亲蜜也没有怀疑他们有不正常的关係。在休旅车出游过了几个星期,全家过着他们各自的日常工作。

  汤姆,在家的几天里总在家人的围绕里,找不出能和母亲单独相处的机会,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回到学校宿舍,大学毕业后,留在学校找工作–就这幺地过着日子。

  一天躺在床上,模糊地思量着一些往事,快到上午11点钟时–考虑到该起床了–电话铃响了起来。

「嘿,」他半迷糊地咕哝着,
「喂?」
「汤姆?是妈啦,汤姆。。」

  他的意识马上恢复清醒。自从在拖车上和母亲发生关至今没有机会再来第二次的亲蜜,每天想着当时短暂的私通多幺的甜美,这是他回大学上课前所发生之母子间不能说出的重要祕密。

「嘿!妈,妳好吗?」他问道。
「好–我–哦–我想去你那里住一两天,你看怎样。」
「妳说要来住一两天?妳是说妳本人要来?」
在电话里听到妈妈笑着。

「是的,我要去找你。你老爸的公司要他到外地出差,这里只剩下我一人,而你也一个人在学校宿舍一定也很无聊吧,想我吗…?”。她的嗓子拖得很长。

「哦,天呀,妈那太好了,」他又犹豫了一阵后说。「但是,有同学和我同住在一间宿舍里,不太方便……」
「我也想到这…」玛姬迅速的反应。「妈也不想留在你的房间里,况且也没有多余的床,单独地。」她咯咯地笑着并在最后一句加重地说。

「我已在你学校附近的燕子旅馆订好了房间–你猜多巧?他们只剩下一间双人房。」玛姬又咯咯地笑着说汤姆也轻声笑着表示高兴。

「我将在下午2点到达,」她说:「你就在旅馆大厅等我?」
「那一定的!」他跳跃着从床上下来,高兴地回答母亲。

  玛姬2点20分才到旅馆,汤姆担心妈会不会临时反悔,或有其他原因,最后还是出现了。母子俩见面时,有点不自在,两人轻轻地在脸颊上吻了一下,她在柜台办理手续拿到房间钥匙,汤姆拾起妈的小件行李走向电梯。

  玛姬压下3楼的按钮,当电梯门关上时,汤姆等不急地拦住妈的腰要亲她的脸颊,感到意外地,玛姬把他推了开来。

「不行,汤姆,」她笑着说。「不要在这里。」
出了电梯到房间沿途两人默默地没说话。关上门后,玛姬放下手提袋,看着旅馆窗户外的景色后,回头对着汤姆。

「汤姆。坐下来。」她温柔地微笑着,但口气坚决。
汤姆坐在床沿,玛姬坐在他旁边握住儿子的手。
「汤姆–我们上次在休旅车上……」她抚弄着儿子的脸颊对看着。

「或许我们不应该这幺做。」汤姆想打断他母亲所说的话,但她将食指扺住他的嘴唇不让他说。

「虽然不应该这幺做–但,我还是很想。。。。」
他轻微的吐了口气,放下心来。
「但我要跟你说的是…,」她停了一下。「汤姆–我来迟了。」
他有点茫然。

「来迟了?」他问道。「妳只晚了20分钟,---噢---妈,妳的意思是----」汤姆警觉到。
「是的,晚来了」,她暧昧地没等他说完就回答:「以前也曽晚来一。二天过–但不常会这样。我只是想要让你知道一下。”

「但-但是如果妳真的怀-怀孕的话,」他结结巴巴地说,「会不会是爸爸的?」

「不可能」玛姬很肯定地说。「我跟你爸爸已很少性交了,如果真的怀孕的的话,他的第一个反应一定说不是他的。我心理有数。我们心理明白。」

  汤姆站了起来在房间走着,心脏不停地跳着,怎幺会把母亲搞成这样。

「那幺,我们该怎幺解决?」汤姆有点急得快哭出来了。
「我的宝贝儿子,做都做了–木已成舟–就怕会生出畸形儿或什幺的。」

  玛姬站了起来走到儿子身旁抱住他说:「不必那幺紧张,儿子!」她双手托着儿子的脸。「看着我。汤姆,看着妈!如果真的怀了胎儿了,我会去做详细检查,如果有问题,我自己会解决掉。」

  汤姆看着母亲的眼睛。妈有经验。在家里妈总是在解决问题。汤姆放下心来,对母亲笑了一笑,母亲会处理一切。
「从这次经验。」她说:「我得到了教训。因此,我买了这些东西来。」玛姬从她的手提包里面抽出了一盒保险套。

「如果我们用不上的话,以后跟你女朋友也可能用得着,」玛姬笑着说。

  汤姆也回应母亲引诱的笑容,俩人很有默契地抱在一起深深地吻着,被情慾所支配地吻着,彼此有了因可能会有怀孕的联繫而更加亲近。

  他们站着靠在床旁的壁橱,饥渴地忙着脱对方的衣服,抚摸着急切地吻着,汤姆看到母亲脱光后诱人的成熟的胴体,等不急地抱紧玛姬的屁股,低下头来吻妈的乳房,玛姬也用手抓住儿子的肉棒抚弄,俩人很自然地坐倒在床上,然后抱在一起侧躺着,望着彼此的眼神。

「有一个多月了吧?想不想妈?”玛姬将嘴唇离开儿子的嘴,打破沈默望着汤姆。
「在学校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在回味我们的事情。」
「现在不是又在一起了吗?」
「我好兴奋哟」汤姆陶醉着双手抱紧母亲的屁股不停地揑拧着。

  这让他回忆起去年他还在大学念书时,暑假回来家里,看着母亲在厨房裏,为他準备早餐,她那天穿了一条丝质睡裤,布料很薄,撅起的屁股轮廓十分明显,清楚地显露出她里面穿了条窄窄的三角裤,裤衩边嵌进屁股的肉中,两个半球现出一道沟,母亲成熟的臀部宽大肥美﹗有极强的视觉沖击。

  他的注意力完全在那个伸手可及的摇来晃去的大屁股上,那种母爱的背影使他受不了,而且看到母亲的头髮都睡乱了,随随便便束在脑后,好性感!当时就有股沖动很想沖上去抱住她肥润的屁股好好亲一亲,真想看看妈妈光着的屁股是什幺样子。

  汤姆想着,想着手又拍了她的屁股。
「啪、啪”的响,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了很多红红的掌印。可能是感到非常刺激,玛姬也显得很兴奋。

他们换了个躺卧姿势玛姬仰卧着,汤姆接触到母亲光滑裸露的肌肤让他感到愉悦,柔软,结实。过了一会,他把右手放在妈的大腿上抚摸,同时也一刻不间断的持续的亲吻,手慢慢的移到妈的大腿的上侧,最后把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汤姆的手掌能感觉到母亲的肚子下面像丝绸一样、黑黑的、有弹性的阴毛,覆盖着她的阴户。

事实上,是在抓着她的阴毛玩弄,眼睛盯着那浓浓黑黑的阴毛,当他用手指在大腿根部湿湿的阴口时,玛姬很自然地将大腿分开。

汤姆伸手去拿保险套的盒子。
「怎幺,想要了?」她笑着。
「拿来看看」汤姆也笑着回答母亲。
玛姬看着儿子的下面已硬得如木棍子了。

  她将汤姆手中的套子接过来,用牙齿撕开封套,将保险套口套入儿子的阴茎上。汤姆压在妈妈身上,用手揉搓母亲的乳房,玛姬下体一阵激动。将大腿再张开一点,用手指引儿子的肉棒插入。

  汤姆趴在母亲上面,看着她两个翘起的乳房抖动着,她的手又抓紧他的阴茎往热洞里送,太刺激了,阴茎刚一进到她的屄裏便一泻如注。

  伏在母亲身上,阴茎插在她的屄屄裏,疲软了下来。
玛姬看着儿子︰「怎幺了?出来了?」
汤姆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她笑了起来,抱着儿子的头亲了亲︰「哦,这次你可真快。」
汤姆羞愧地说道︰「太激动了,怎幺办?妳还没有舒服。」
玛姬抱着儿子贴紧着脸︰「没关系,刚进入时,我也来了一次。」

「妈,谢谢妳﹗」
「谢我什幺啊?」
「谢谢妳来这里,让我进入妳里面。让我拥有妳。」
「傻瓜,那是因为妈妈也爱你,在妈里面,你爽不爽。」
「这辈子最爽了。」躺在母亲旁边。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伸到她的两腿间去抚摸阴户,轻捋她的阴毛,然后做圆周状抚摩她的小腹。

「你想再干我吗?」玛姬轻声地问。
「想的,我一直都在想。」汤姆说。
玛姬轻轻地呻吟着,小声说,「不用着急,我来这找你,就是要你来
干我的。」
玛姬说着就仰躺着分开双腿,任由儿子用眼睛享受她的肉体。

  汤姆的目光从母亲的乳房滑向浓密的阴毛和张开的阴户。
玛姬的皮肤白晰,汤姆看着妈的阴唇的颜色很深,是褐色的,长满阴毛。马上迫不及待地伏下身去,鼻孔里充满了阴户特有的略带腥骚的气味。

  为让母亲舒服他开始为母亲舔阴户。她的阴蒂很大,含在嘴里边吸吮边用舌尖摩擦,不到一分钟,玛姬的双腿抖个不停。她嘶哑着嗓子要喊叫着「汤姆,快插进来干我。」

  套上保险套,汤姆把已涨得紫红发亮的龟头对準她的阴道口,朝前一挺,整根阴茎一插到底。这次对插入妈的印像是阴道比第一次鬆,压在上面,妈妈的屁股和大腿都觉得丰腴,干着母亲让他产生一种难以言传的充实和满足的感觉,分外地刺激。

  那一天,在一整个晚上接连干了母亲四次,用了六个保险套。两人疯狂激情互相解放后,全身瘫软无力的感觉,觉得平时的思念,都彻底解放了,清晨,玛姬带着疲惫的身体到浴室清洗。

「汤姆」,玛姬在浴里叫着儿子,眼泪从脸颊上滴了下来。
「什幺事?」汤姆急忙地冲进浴室抱住母亲问。
玛姬流着眼泪笑着。

「没什幺事,」玛姬抚着下体,「没事了,刚才清洗红肿的下体,发现月经来了,没事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