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淫妻交换> 史上第一色文系统 1-30

史上第一色文系统 1-30 - 史上第一色文系统 1-30



      1  倒转乾坤

  梁在一有些矛盾,此刻他的手塞在裤裆里,距离自己年轻的肉棒只有0.5
厘米,而电脑屏幕上的BBI–144已经播放了1分56秒,但是家里没有纸
了。

  不撸?不撸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不撸的,家里没钱,撩妹又不会,
只有撸一撸才能假装有性生活这样子。

  思来想去,看来,只好使出那一招了!

  梁在一把笔记本端着走过空旷的卧室,客厅,直接走进了没有门的卫生间。
沿路走过,空旷之极。

  梁在一的家真的是家徒四壁。多年前,梁在一的家庭条件还是挺不错的。梁
在一的老爸梁青松是省城有名的作家,才华横溢。老妈比老爸小两岁,是在路边
捡的,拿回家草了几顿就结婚了,一年后就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叫在一。当时
老爸老妈十分恩爱,就想等梁在一大一点了就再生一个,名字就叫在二,再一再
二嘛,多有趣。

  结果梁青松有着广大文艺青年的通病,风流,也可以理解为浪。一天在酒吧
门口又捡了一个女孩,这次是想拿到酒店草几顿。在开往旅店的路上,梁青松操
作着雷克萨斯的档位,女孩操作着梁青松的档位,一番操作,闯了红灯,撞上装
猪的大货,成功化蝶。

  违章肇事,出轨少女,社会上的舆论,让躺在殡仪馆的梁青松死不瞑目。而
随之而来的巨额赔偿也让梁家媳妇孙钰备受煎熬。但是这孙钰楞是顶住压力,一
方面变卖能变卖的家财,一方面求爷爷告奶奶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终于凑够
了巨额赔款,收拾好行李,跑了。年幼的梁在一身边除了债权人就没别人,政府
就给送进了福利院。

  等梁在一14岁回到这套当时没来得及卖出去的房子时,家里只剩下了一个
梁青松和孙钰经常敦伦的浴缸和一个不抽水的马桶。家里的大门还是业主委员会
为了不让人把这里当做搞破鞋的场所安上的。

  自卑敏感的梁在一从那天起就正式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债务人,只等满18周
岁卖房子还债了。

  所以,撸,就成了荷尔蒙分泌旺盛的梁在一最大的欢乐。

  梁在一把电脑放在已经干枯的马桶上,脱下衣服裤子,赤身裸体鉆进了那个
浴缸。把屁股擡到浴缸的边沿,慢慢往上挪,直到自己被自己扭曲成O型。梁在
一在福利院经常鉆狗洞去外面偷吃,所以自学成才了一套缩骨神功,结果走火入
魔了,虽然骨头还是软的,个子却也很矮小。

  等做出头下脚上的动作,一张嘴,那个和身材不相符的大肉棒就鉆进了嘴里
,梁在一自创的乾坤倒转就开始运功了,动动腰,两条腿微微摆动,大的过分的
肉棒就狠狠戳着梁在一的嘴巴。这种感觉很让人尴尬,一方面在生理上,这种行
为叫能量守恒,是符合自然科学的。

  但是在心理上,自己平时用来撒尿的大针筒插在自己用来吃饭的嘴里,有些
违和的感觉。

  嘴巴上吃着热热的龟头,龟头的马眼里流出了前列腺液附睪液等乱七八糟的
混合液体,让自己鼻腔腥臊,嘴巴鹹苦。但是龟头上的酥麻和冠状沟的刺激又让
自己欲罢不能。

  听着樱木凛的美妙呻吟和夸张的舔舐声在浴缸里回响,梁在一迎来了今天的
高潮,在这个姿势之下,精子在阴囊和阴茎中的喷涌过程十分清晰,快感强烈。

  有些发黄的精液一股脑全都沖进了梁在一的嘴里,一个礼拜没撸了,好像量
有些多,虽然没有到8ml那种精液过多的情况,梁在一还是被呛到了,精液浓
烈的栗子花味道直接从口腔沖进鼻腔,噗的一声,被打了喷嚏的梁在一从鼻子里
喷了出来。洒了一脸,功亏一篑啊。。。

  但是此时梁在一脑袋充血的程度十分之高,这一打喷嚏,脑压剧增,眼前一
花,晕死过去。



                           2.脑残宿主

  「滴,尝试第一次连接。

  连接成功,宿主为开放式脑域。

  滴,测试脑域等级。

  测试完成,宿主脑域等级 -1/5。

  滴,生成系统。

  系统生成成功,本系统为色文系统。

  说明:本系统提供主线,直线,特殊三大类任务。每个任务视完成度和完美
度进行评价,评价级别为A,B,C,D,E。评价级别不一,所获得的奖励不
一。

  特殊任务因特殊事件触发,奖励丰厚。

  某些任务具有时间限制,未在规定时间呢完成,任务失败,宿主将遭受不同
程度的惩罚,最高为屌爆而亡。

  本系统生成后,不可卸载,不可丢弃,宿主死亡,本系统自动失效。

  宿主自愿卸载本系统,将屌爆而亡。

  本系统提供升级和积分服务。升级和积分兑换的材料为任务奖励中的「精华」。

  目前,系统等级:0;积分:0。

  宿主资料

  基本资料:

  梁在一,男,17岁,职业学生,债务人。

  地址:银河系地球华夏国东海省如常市上城花园17幢401室。

  身体素质:

  身高165;体重102;生殖器18;生殖器评分:33

  性经验0;性战斗力0;

  技能评分:

  文笔3/100;构思1/100;魅力值0,影响力无人问津;粉丝数:
0。。。」

  「餵,还有完没完了,」梁在一在滴的一声后醒来,察觉脑子里有了一个声
音在说话,说的还是什麽系统,自己一阵懵逼,但是别人的系统都是自我介绍两
句就没了,这厮说起来还没完了。

  「闭嘴,我还没过瘾呢」一个清脆的女童声,口气却是不屑。

  「卧槽,还有这麽狂的系统,装电子合成音效也有瘾吗?」

  接着女童声哼了一声,「算了,滴,系统正式启动,现在发布任务」

  「尼玛,你人格分裂吧,思维这麽跳跃的」

  「主线任务,成功发表一篇色文,并获得不少于5个评论,任务奖励货币1
00~200,精华1~5」

  「这尼玛还真有任务?来真的啊」可还没等说完,梁在一感觉到一股推力,
接着自己眼前一亮,看见自己的鸡巴就在自己眼前,正往下滴着精液,就要落到
自己的眼睛里。

  下意识往后一扬头,咯吱咯吱,梁在一华丽丽地在浴缸里来了后滚翻,屁股
砸的火辣辣的疼。

  「哎哟~屁股摔成两瓣啦」

  等梁在一穿好衣裤,回到家里唯一有家具的主卧,放好电脑,这才有些回过
味来,「餵,系统,在吗」

  「不在」女童声说。

  「哎呀,你个调皮鬼,你和我再说说这个系统是干嘛的啊?」

  「本系统旨在振兴情色文化,将色文作为千百年来影响力最大的情色载体複
兴推广」

  「额,现在的人哪里还有看色文的,图片视频随手就能弄到」

  「所以就有了本系统啊」

  「可我也不会写文啊,我上次考试作文还得了5分呢,那还是老师看着我写
满的情况」

  「我也很后悔找了你这个宿主啊」

  「卧槽,你这麽直白我有点接受不了啊,好歹怎麽说我也是社会主义接班人
啊,你倒是说说看,我有什麽不好的,是智商还是才学?」

  「因为你脑残。-1的脑域,你脑子是有坑吧」

  「还真有坑,小时候摔的,你看」梁在一把头上的撩开,「是不是真有。」

  「我真是捡到鬼了。。。怎麽摊上你这麽个宿主」

  「呵呵,对了,系统你叫什麽啊」

  滴的一声,这回是真的电子女声了,冰冷麻木,「请宿主为系统取名。」

  「我的妈,系统你是盗版的吧,这麽随意的吗」

  「取名成功,系统精灵正式命名为:我的妈」

  ……接着一个小女童的扑哧一声,然后就哈哈哈哈哈哈的狂笑不止

  「卧槽,改名,系统我要改名」

  「改名失败,改名卡0/1」一段文字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原来系统还可
以在自己的脑子里放ppt。梁在一又尝试进入脑海,只见有一个奇异的空间出
现在自己的眼前,但是却是一片虚无。

  不过,这系统有电子女声,那刚才的小女孩是什麽鬼啊,梁在一在虚无空间
里发现右下角有个按钮,用意识点了一下,弹出一个面板,上面有十几个不同的
区块,就是自己刚才听到的内容,一些指标和数字在上面惨不忍睹。在空间的最
上面浮着一团雾气,应该就是那个系统精灵,头上顶着,我的妈。

  「你坑我?!」梁在一看着那团雾气扭动不已,还在压抑着坏笑,心里那叫
一个憋屈。

  这时,放在破旧书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梁在一拿起手机一看,接起电话,
低声下气的说,「老板,来了,在路上呢」。



                           3.四处碰壁

  梁在一到了一个超市,里面一个女人,抱着孩子,站在门口的收银台上。孩
子,两三岁的样子,是个男孩,十分可爱。

  「老板娘,好啊。」

  「小梁,你赶紧过来盘账,我给子毅带回去还要去上晚课,再晚就来不及了」

  等梁在一和老板娘盘完账,女人拿走了现金,留下500多的本金零钱就走
了。

  「梁在一,这女的是个极品啊。」我的妈忽然出声让正在搬货的中学生来了
兴趣。

  「二货,这个女人哪里极品啊」梁在一觉得老板娘除了身材苗条,其他都很
一般啊。 「

  作为史上第一色文系统的主脑我不想听到这个称呼,我要求你叫我名字。」

  「好的,二百五」

  「脑残。」小女童发飙了 。

  「嘿嘿,那你说说看老板娘怎麽极品了,我怎麽没看出来。」

  「你看她……我呸,我就不和你说,憋死你」

  「不说就不说,再极品也和我没什麽关系,我还欠他家好几万呢,这一个小
时12块,要熬到什麽时候去啊」

  「你不是有我这个无敌的系统嘛,你再无视我的存在,我就自己把自己卸载
了」小女童的声音好像是来真的,碰上个这麽傻缺的宿主真是倒霉到黑洞家了。

  「哎哎哎」梁在一吓了一跳,「别这麽极端嘛,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嘛」

  「你还是抓紧做任务吧,连纸都买不起的撸丝」

  梁在一脸上一热,「可我真不会写啊」

  「你写都没写,就说不会,算了我自己把自己卸载了吧」

  「别别别,我试试我试试」 晚上的客人不多,等梁在一上好了货,就坐在
收银台上用记事本打字,编了两个多小时,总算编出来一个高中生奸淫女同学的
小黄文来。

  「哎,你看看我这写的怎麽样?」

  「我一直看着呢」我的妈有些头疼,这个二缺连作文三要素都写不清楚,「
你真是高中生吗?」

  「嘿嘿,见笑了,初中以前全是在福利院学的,再说了学历不代表水平嘛」

  「嗯,说你是小学生水平是侮辱小学生」

  梁在一顿时泄气了,「我就说我不会嘛」

  「算了你试着发了吧」我的妈很是无奈,第一个任务还算是简单的,不能打
击年轻人积极性嘛,还是鼓励他发一发。

  结果梁在一接下来的行为就真的是二货中的战斗机了。 只见他把文章一股
脑发了十几个社交和阅读平台。

  反应很强烈,全给删帖了。直接警告再发破黄文直接删号!

  最后,只剩下个简书。倒是没删,正等着有人评价呢。

  叮,信息来了,你的文章被转为私密文章,申述。。。。

  「我去,发个文都这麽难,不搞了不搞了,哎,你给我出来」

  「第一我现在很愤怒,第二我不叫哎,我叫我的妈,第三,你再往这些公众
平台上发文我就卸载给你看」

  「那怎麽办啊,我从来没看过没写过,也不知道怎麽发给你看啊」

  「你就不能yandex一下?」小女童声已经喊的破音了。

  「轻点,我得过中耳炎,耳膜穿孔,听不见,哈哈」

  还别说,用yandex之后,还真找到了一个可以发文的网站。

  一个反华组织的宣传网站,上面有披露洪匪龌蹉隐秘的,有宣传法*轮*功的,
还有写小黄文的。梁在一笑了,这反动势力的策划真他妈是鬼才,用小黄文引流
来宣传反动,真是奇了。

  梁在一用邮箱注册了账号,发了文,没等有人评论,邮箱里都是发来了反动
宣传资料,吓得赶紧删了邮件,设置了黑名单。很快,深夜发的小黄文就有了评
论,1楼「沙发」,2楼「感谢分享」,3楼「这写的什麽东西,我抢些沙发干
嘛」,4楼「想骂人」。

  看了评论梁在一气的骂人,「卧槽,你们这些反动派,信不信我明天就去网
特举报你们,查你们IP,请你们喝茶」。

  过了快一个小时,第五个评论还没出现,时间到了晚上12点,也快到换班
的时候了,还是没有人评论。

  一看这情况,憋着火的梁在一就在评论里回了一句「伟大的布尔什维克主义
万岁!」关掉了手机浏览器,开始对账,这时只听一声「叮」,一个冰冷的电子
合成女声说着「恭喜宿主完成主线任务一,宿主获得人民币127元,精华2'
,由于是首次完成任务,系统赠送免费抽奖机会一次」。

  「餵,你看见没有,我完成任务,哈哈哈,我梁在一真是个天才,哈哈」

  而此时被称作餵的我的妈,却在系统空间的角落蹲着画圈圈,嘀咕着,「自
己选的宿主,杀不得杀不得」。



                         4.神级物品

  完成任务的梁在一手舞足蹈,正喜滋滋着感受着任务完成的舒爽。而我的妈
却无语了,这狗东西居然这样完成任务让他也始料不及。

  但是规则就是这样,「梁狗,先收任务奖励还是先抽奖」

  「嗯~收,收奖励!」然后口袋一沈,脑海里又是格格两声。到账了。

  一摸口袋,掏出一大把钱。全是零钱,1毛5块的,最大面额20,还全是
皱了吧唧的。数了数正好127。

  「你抢了叫花子啊?」梁在一一副便秘的表情。

  「我又不会造钱,这是我捡的」

  「怎麽捡的?」

  「说了你也不懂,傻缺」

  切~梁在一把钱叠好,放进口袋又捋了一捋,眼睛笑开了花。自己还从来没
拥有过这麽多钱。

  又到系统空间调出面板看了一下,在精华那显示了一个孤单的2。接着查看
了兑换的规则,脸都黑了,「那个谁,你给我滚出来」

  系统正在卸载,进度90%…

  86%…

  82%…

  随此而来的是梁在一浑身火热,鸡巴一下硬了,越涨越大,把校服裤都给顶
起了大帐篷,疼的要命。

  「啊~我的妈~我的亲妈~我最亲爱的妈妈,我错了,你饶了我吧~哎哟~
爆了爆了」梁在一没想到这小丫头来真的啊,自己真的要屌爆了。

  78%…

  终止卸载,开始修複系统。

  进度2%…28%…96%…

  修複完成,欢迎参与色文系统文抽奖活动!请点击开始,8秒后虚拟奖品自
动进入系统空间,实物奖品将出现在宿主指定地点,指定地点不能超过宿主方圆
10米。请开始。

  「真生气了啊,也太小气了吧」梁在一揉着还硬邦邦的肉棒,隐隐作痛。

  「嗯?」脑海深处出来一阵闷哼。

  「开始抽奖,」梁在一尴尬一笑,用上转移视线大法,「哎呀这系统真牛逼
,还有抽奖,太厉害了,我都快幸福死了,我运气真好。」

  「叮,」系统抽奖完成,「恭喜宿主获得记事本,该物品属于虚拟物品,请
到系统空间查看,本次抽奖完成。」

  等梁在一前往系统空间一看,看到那个和电脑上一样的白底黑纹的小本本,
大呼牛逼。

  「记事本,可以将想法记录在记事本上,无使用等级限制,无容量限制」

  「小妈,你看,这是不是好东西」梁在一觉得这玩意简直是作弊的神器啊,
太牛逼了,有这玩意在,那考试啥的还不是手到擒来?

  「梁各…」系统精灵没敢叫出狗字,「你刚叫我什麽?」

  「小妈啊」

  「哎,乖儿子」小女童的声音别提多开心了。

  「……」

  接着又听女童说,「你也太狗屎运了,这种神器都居然被你抽中了。」梁在
一得意一笑,还要吹牛逼。

  这时超市的玻璃门听令桄榔的响了起来,一个30岁左右的矮胖男人走了进
来,梁在一一见,赶紧起身,「老板好。」

  「小梁好。」男人就是这间祖传小超市的老板李东,进来打了个招呼,坐到
收银台里,翻看起了监控,身上一股浓烈的廉价香水味害得梁在一鼻子痒的要命。

  过了一会儿,「小梁啊,现在1点09,你今天多看了一小时班,但是我看
到你一直在玩手机,这一个小时就不算了,今天还是6个小时啊」

  「哎哎哎,李哥,下次不会了」

  「那对完账你就走吧」

  「嗯,李哥,你对下,」张口就说,「今天总销售额897.4,微信32
0,支付宝397,现金180.4,其中香烟……」

  等梁在一说了串数据,李东惊了一下,「不错,小梁你行啊,都能背了,没
错,你先走吧。」

  「哎,李哥你辛苦啊,我就先走了」

  「路上注意安全!」

  「哦,对了,李哥我买袋纸」

  「行,给进价就得了。」